The Journal of Justice

The Journal of Justice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ainbowhotel.com.cn/,LPL

昨天,德玛西亚士兵被发现身中“尼泽”剧毒,死在了牢房里,他之前在曾在公众面前坦言受到迦文王子指使蓄意破坏矿道并嫁祸给诺克萨斯。正式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但卡拉曼达地方政府的失职毋庸置疑,毒药竟然能避开守卫的注意顺利进入牢房。此事发生时遭到推迟的审讯日期终于确定将在本周末进行,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看待,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使团均有重大嫌疑。

尽管两个城邦的发言人都对投毒一事予以否认,但是过去的两周内双方军队的活动愈加频繁了。不过当下最头痛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囚犯的命运刚刚被公布之后,一辆确信载有最高统帅伯纳姆.达克威尔的马车离开了诺克萨斯。据传言,诺克萨斯这位青春永驻,隐居幕后的领袖自从英雄联盟成立之后已经有20年不曾离开过他的城堡了。

犯人的证词原本被寄予厚望,因为它能决定最终哪个城邦可以获得卡拉曼达矿场的开采权。由于现在缺乏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是谁毒死的囚犯,卡拉曼达地方议会的局面再次升温,面对栖息在家门口令人畏惧的双方军队,如何作出成功的案件宣判是非常困难的。

诺克萨斯的支持者很快就指出:囚犯的审理日期被迫推迟数周并且没有公布原因,完全是因为德玛西亚国王迦文三世的个人要求。国王也为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考虑到囚犯最初的言辞可能被人操纵,他需要时间来调查囚犯的背景。最终他并没有详细说明囚犯背景的调查结果,不过他向公众承诺到“一定的时候”会予以公布。

“尼泽”毒药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在暗杀任务中使用它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所以使用“尼泽”毒药来作案通常比较罕见,它在事情解决后会往往招来更多麻烦。但是它所带来的死亡是非常平静缓和的,这种毒药普遍应用于给动物实施安乐死,因此可以轻松获得它的人群范围也非常庞大。这里新的问题产生了:囚犯是自愿服毒的么?

当卡拉曼达地区的明争暗斗进行的同时,两个城邦都接到了来自联盟的警告,要求他们保持和平。联盟的高级议员维萨利亚·科麦耶发表了以下声明:“我们不希望看到本次事件因为最终的判决结果而进一步升级。现在我们似乎可以预见这个世界将要因为金钱和资源再度陷入战争。

凯尔身上的虚弱诅咒被解除了此前受到黑暗魔法折磨的审判天使强势回归Kaldera Carnadine从战争学院发来的报道联盟英雄凯尔在本周早些时候被发现身中虚弱诅咒,一种专门针对她的,限制她在正义之地中发挥力量的诅咒。在寻求学院官方的帮助后,审判天使已经重新获取了力量、身披重铸的战甲返回了联盟。施加虚弱诅咒的幕后黑手尚未查明。

据学院官方称,诅咒之所以被发现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审判天使在正义之地的出场率大幅下降。由于最近几个月来在联盟比赛中的差劲表现凯尔已经在召唤师中变得非常不受欢迎。“我时常会觉得很难发挥出审判天使全部的力量,她在过去可是非常厉害。”一位召唤师如是评论。”我猜想她陷入困境肯定是有原因的,但从来没有怀疑过竟然会有人蓄意捣乱、用法术进行干扰。“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非常不在状态,这是从上次学院爆发疫病警告的时候开始的,大概两个月以前的事情审判天使说到。“这周的比赛后我在战甲上发现了裂缝,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并不是说我多么珍惜我的装备,正义之地里施加的法术通常会防止后续损伤的出现。我知道这是不应该发生的,所以我立即联系学院的召唤师寻求帮助。”

经过学院特派员的严格检查,虚弱咒语与两个月以前侵入学院的人造奥术病毒有直接联系。“这绝对是一个高级法术”疫病调查小组的组长科法.迪森斯向大家解释。”最初使凯尔精神亢奋的效果正是感染上虚弱诅咒的症状。由于她对于疾病本身是免疫的,所以她是唯一一个受到隐藏于疾病背后的魔法感染的人。我们现在认为审判天使才是真正的目标。

进行了一些试验后,联盟官员成功的消除了诅咒。”我仿佛是重生了。“凯尔说。“这感觉就好像从前力量被深深的压制在体内,现在我的能力比以前更加强大。我迫切的期待再次进入正义之地。”同时联盟的工匠也修复了凯尔的战甲,并赋予了它令人着迷的炫目光彩。

战争学院还将会继续对虚弱诅咒进行后续的调查。莫甘娜很快被确定有重大嫌疑,但是她否认参与了此事。在没有发现任何有力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制定任何针对她的措施。“如果说在符文之地有人公然的在联盟的眼皮子底下进行黑暗魔法的研究,那她一定是我妹妹。”凯尔说。“我会耐心等待学院找到证据的。正义必将来临。” “奥术病毒入侵事件”请参照《正义周刊第19期》

“当时我们基本准备妥当了。”克林·迪说,他是童子军的一年级成员,“我们花了整整一早上来让现场变得更好看些。当我们开始往外摆蛋糕和饼干的时候,气球开始消失了。它们就好像被某种黑洞给吸进去了——这个过程只持续了几秒种,然后气球就全都不见了!”现场的童子军主管在事件发生后曾经在场地附近进行过搜索,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魔法师,并且后来也没有再发生任何攻击。

支持童子军义卖活动并亲临现场的还有联盟英雄提莫和崔丝塔娜,关于窃贼他们表达了一些疑虑。“这事情有些不对劲”提莫说,“如果窃贼真的想破坏义卖活动他可以直接偷走蛋糕。他为什么会选择气球?当我还是童子军成员的时候,就被教会了一个道理,永远不要低估你的敌人。即使他只是个偷气球的窃贼。”

在确保场地绝对安全之后,尽管卖场的小主人们似乎失去了开始的热情,义卖还是如期进行了。”食物义卖通常如节日般欢乐的。“戴娜.哈里森说,她是两位童子军的母亲也是食物义卖活动的常客。”但是这次似乎严重的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看到孩子们如此的害怕与失望简直叫人心碎。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想来破坏孩子们如此重要的活动。为了鼓励孩子们,我今年买的饼干比去年多了一倍。”

童子军食物义卖结束的时间比预计的早了一个小时,所有的货物都售卖一空。童子军主管宣布不管是出于对孩子们的支持还是好奇的过来打听窃贼,大量涌入的顾客远远超出了他们销售预期。

”我们这次的义卖成果要远远超出之前的食物义卖。“其中一位主管解释。”我们很有可能获得了足够的钱来购置新的制服,以及安排一次黑貂山脉的实地考察学习。到头来我们似乎应该感谢气球大盗。“

随着新英雄的加入,有些人开始质疑,联盟是否在允许使用唤魂术方面违背了自己的准则。(此处指的是掘墓人·约里克召唤亡灵的技能——译者注)。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下,英雄们在正义之地中使用唤魂术是得到批准的,这类法术仅仅被禁止在学院内使用,同样任何学院官方人员都不得释放。由于并不直接隶属或者受雇于联盟,英雄们就此事与联盟达成了协议,关于唤魂术的使用有许多附加条款,大致上能够保证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除此之外,新英雄的技能,事实上与所谓的唤魂术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我有一个关于厄加特的问题想问一下斯坦威克.皮得利教授。众所周知厄加特现在是一个机械驱动的死人,我好奇的是你门为什么没有进行量产的尝试。我完全无法想象五个厄加特组成的队伍会有多么恐怖,特别是诺克萨斯酸蚀弹的效果。想象一下一旦受到酸液腐蚀立即会有5发酸蚀猎手向你飞来!我知道很少有人会自愿接受改造,但是既然这个项目是在祖安和诺克萨斯进行的,我确信你们有方法可以找到试验体……” ——召唤师威佩

【虽然他经常出现在头版头条,但皮得利教授一直处于隐居状态。我不得不征用了祖安官方警卫队进行挨家挨户的搜索来找到他。大家都在猜测当下这个时节他正在干什么。】

“恩,这个问题么…没错,大量的厄加特复制品可以组成一支非同寻常的毁灭战队,但是你低估了人类在机器中所承受的痛苦。这个程序只有一类特殊人群才能接受,并且在试验结束后只有一例最优秀的样本坚持了下来。如你所说,我曾经使用过其他样本进行测试,但是当进行到把他们机械化的时候,他们都因无法承受可怕的后遗症而死掉了。我相信我已经解决了身体与机器的排斥反应;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思维,我个人认为厄加特之所以能从鬼门关前又走了回来,重获生命,是因为他刻骨的仇恨。”

“亲爱的五杀摇滚乐队:作为一名新手召唤师,我一直跟一些与我性格相同的英雄一起刻苦训练。其中的一位英雄,正是金属大师:莫德凯撒,五杀摇滚乐队的队长。尽管他与音乐天才索娜一同组建的乐队为联盟带来了可以改变人生的金属摇滚乐,但是让我困惑的是这支乐队仅有2个人:吉他和键盘。经过一番思考,我想问问队长本人,他有没有增加乐队成员的计划,然后他是否准备与他们一起达到新的顶点?”——勒玛流斯。

【五杀摇滚演出的时候冲到后台对他们进行采访,这难度可能仅次于联盟比赛结束后对英雄们进行采访了。尽管如此,在突破了极度难缠的五杀摇滚狂热粉丝军团之后,我还是为你取得了莫德凯撒的答复。】

整体来讲,联盟将所有具有召唤天赋的人都吸收了进来。召唤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法术,没有刻苦的训练,没有富于经验的导师指导是非常难以掌握的。当然,在得到联盟批准之前,从这里或是其他世界违反其意愿强行召唤生物的行为是违法的。在符文战争的最后阶段发生了一些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而这正是导致今天的联盟中某些英雄出现的原因。假设在某地有一个我行我素的天才,那么在他使用大型魔法的时候一定会引起联盟的注意。瓦洛兰大陆时刻都处于被监控的状态,以此来保护大家的安全,曾经肆意的滥用魔法几乎将我们毁灭。现在联盟被托付了重任,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未来不再发生任何错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